关注

两年走私5.6亿,京城“辛氏家族”象牙黑帝国覆灭记

更新时间:2019-05-08 15:55:35    来源:界面新闻

图片来源:站酷海洛

文 | 北京政法网王玲、高煦冬

一个利欲熏心,一个收藏玩票,一个女操父业,一个铤而走险。2019年5月6日,北京西城法院对辛小梅(化名)等四人非法收购和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一案作出一审宣判,四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到十三年六个月不等刑罚。

图为涉案的黑犀牛角,图片来源:北京政法网黑交易:神秘的域外“宋叔叔”潜入京城的莆田人

红木商人陈伟南(化名)一见到北京潘家园店主侯文放(化名)从微信发来的“黑料”照片时,眼睛亮了。

凭多年的“玩票”经验,陈伟南几乎有80%把握,这是真资格的非洲黑犀牛角。价格很快谈妥,19块,260万。与好友林又庆(化名)细细商议了一番,钱一人出一半,同时亲自北上验货、提货。

为了这次交易,32岁的潘家园美女文玩老板辛小梅早早作了一系列安排:电话联系好货源,安排丈夫与“客户”通过微信电话等详细谈货色价格,找老熟人“蔡大姐”兑换出美金,用美金从外国人“宋叔叔”那儿提到货,安排丈夫提货验货、机场接客户、招待在京吃住……

2018年4月26日13时,离发往福建莆田的长途客车开车还有2个小时,侯文放用两个旅行箱将货装好,放在自家的蓝色别克商务车后备箱,又开车从酒店接上陈伟南、林又庆,准备前往六里桥长途汽车站。

侯文放给正在怀柔某五星级酒店度假的辛小梅打了一个电话,“亲爱的,一切妥当,20万马上进你的账户。”

在车上,陈伟南、林又庆这对“发小”笑嘻嘻地谈笑风生,准备启程回闽,结束愉快的北京之旅。

就在此时,北京某海关缉私分局侦查员从天而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三人抓获,与此同时,另一路侦查员在辛小梅所住的五星级酒店内将其控制。

黑家族:“京城象牙大王”两年疯狂走私5.6亿

说起辛小梅,“圈里”很多人并不陌生。不是因为她多厉害,而是因为她有一个“威震四海”的老爸——辛大明(化名)。

20年前,35岁的辛大明凭借自己的精明、人脉、心狠手辣,称霸京城,几乎垄断了国内大半个象牙交易“地下黑市”。

1999-2000年间,辛大明走私非洲象牙的买卖几近疯狂,一票干下来,小则几百公斤,大则好几吨。落网后,警方在他租赁的丰台一处农家院里搜出1.24万公斤象牙,价值5.6亿,成为国内最大的象牙走私案,轰动海内外。

辛大明还有一个特点——“狠”。一次一个买主从辛大明这里拿走货,却不声不响地“消失”。 辛大明派出一帮喽罗去找人,不知用什么招数,很快就拿回了钱,后来圈里说起这个,无不谈之色变,“是人,不是人干的事。”

2003年,辛大明被北京二中院以走私珍贵动物制品罪判处无期徒刑。那年,辛小梅只有17岁,刚刚从外事职高毕业。

黑链条:一根象牙究竟有多少非法暴利

一天,一个神秘的国际长途打给了辛小梅,对方自称“宋叔叔”。很快,夫妻俩和“宋叔叔”接上了头。“白黄金”变成了“黑宝贝”。

在某连锁酒店,“宋叔叔”给了他们19块非洲黑犀牛角,约32公斤,每公斤7000-8000元。侯文放联系好买家后,分两次付给了“宋叔叔”美金,约人民币240万元。

非洲,一直是辛氏家族的“聚宝盆”。在父亲辛大明的苦心经营下,短短几年时间,迅速构建起一个庞大的从非洲卢旺达、乌干达到中国北京的产供销为一体的分工合作的“走私帝国”。

通常,一根象牙从遥远非洲到达辛大明仓库的经过是这样的:由“蔡老板”从非洲发货,将货运单传真给辛大明,辛大明将传真交给李某,由李某负责疏通某航空公司货运部、某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某国际贸易总公司等关键环节,谎报“进口泡桐原木”,并伪造报关所需外贸合同、发票、收货人名称等手续,一路绿灯之后,由“马仔”去机场提货,运送到仓库。

依靠这样分工细致严密的产业化暗箱运作,一根象牙吸引了一批渴望一夜暴富的“寄生虫”。随着全球对走私象牙的打击力度不断加大,黑市象牙的价格也在不断攀升。圈内人赵某清楚地记得,1994年时还每公斤900元,1999年就涨到了1300元,几年后又升至1600元。

以2000年时“辛老大”收购象牙每公斤1300元计,“包工头”李某可从中分得220元,负责假手续的“二包工头”石某从中能挣到90元。其他参与分赃的还有:负责组织联络的黎某、负责出具进口报关所需动植物检疫证明的吕某、负责伪造报关所需外贸合同、发票并以“泡桐原木”品名进行报关的齐某、负责为辛大明找客户的徐某、负责拉货的“马仔”何某与明某,等等。

两年中,伪造27票外贸合同的齐某挣了7万元。“联络员”某航空公司货运部市内营业室的黎某轻松捞到了80万。

黑镜头:中国最后一只犀牛的眼泪

犀牛,世界上最大的奇蹄目动物,从上古时代,已经生存在这个地球之上。全世界有25000多只犀牛生活在非洲及亚洲的野外,约80%生活在南非,被南非视为“国宝”。

本应受到大熊猫待遇的犀牛,却受到人类的威胁,犀牛角的工艺品在一些地方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犀牛角的黑市价甚至已经超过了黄金,偷猎行为一直难以禁绝。非洲犀角价格在650-1000元一克不等。在南非,每个月就有上百头犀牛被屠杀。

1993年,中国政府颁布禁令,禁止使用犀牛角。作为《国际野生贸易公约》的成员国之一,中国始终支持禁止任何犀牛制品交易的禁令。

1972年,中国最后一只犀牛因被猎杀而灭绝。

再来看看非洲大象的悲惨命运。走私1吨象牙意味着,约200头大象被屠杀。此前,亚洲是最主要的象牙贸易市场。在亚洲,象牙被追捧为“白色金子”,成为装饰、收藏、馈赠、甚至投资工具。人们从注重欣赏牙雕技艺转变为大肆追捧象牙材料。

按“拯救大象组织”的说法,20世纪70年代到80年代中期,世界经历最严重的大象偷猎危机,非洲一半以上的大象种群死于非命。

在北京,随着2003年剿灭国内最大的象牙走私案团伙,几十年来,以实际行动向世界彰示着中国坚决打击走私贩卖珍稀动物制品的决心。仅以北京西城法院为例,2018年,野生动物及制品收案48件67人,2019年,截至4月,共收案13件17人

    相关新闻
    我要讨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推荐新闻
    执点排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侵权投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