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

18岁男孩考上大学却住毛坯房 爸妈在陶瓷厂打工患上矽肺病

更新时间:2019-08-22 12:35:26    来源:钱江晚报

这个夏天,18岁的杨伟锋没有像其他高三毕业生一样四处潇洒,而是背起了行囊,只身从老家青田来到义乌,在一家企业当起了暑期工。

杨伟锋暑期在亲戚家

他负责为流水线上生产的“小黄鸭”玩具包装外壳,每天重复着枯燥的动作。工资是计件制的,每做一件三分钱。在一天九小时的工作时间内,伟锋大概要做2000件,这样他可以领到六七十元的薪水。

他在厂里坚持了20多天,挣到了1500元。这是他人生第一份薪水,也是即将踏入大学的一部分学费。只是剩下的那部分缺口,至今似乎还是一笔未知数。

家里已经欠着一大笔外债,难道还要再去借钱吗?伟锋憧憬着大学校园,却也不敢多想现实的困境。

他住在四楼的毛坯房里

屋里只有一张木板床和写字桌

从丽水出发,走金丽温高速公路到石帆出口下,再沿着山路蜿蜒而上四五十分钟,我终于来到了杨伟锋的家:青田县腊口镇舒桥乡大弄底村。

淳朴的山村里小桥流水,满是乡间的烟火气。伟锋的父亲杨正清穿着一件蓝衬衫已经在村口等候多时。看到记者前来,这位头发花白、皮肤黝黑的中年男人招呼着跑过来。“这里到家还有几公里山路,车不好开,我带你们去。”他边说边大口喘着气。

伟峰的家是一幢山路旁的四层小楼,装修很普通,外墙糊着水泥,没有粉刷。

伟峰出去打工了,他的房间在四楼,杨爸爸领着记者来到他的房前。门打开后,记者看到,屋子四周的墙面连油漆都没有刷,完全就是毛坯状态。整个房间的所有摆设只有一张放着凉席的木板床和一张简陋的写字桌,除此之外别无他物,空空荡荡。

“2011年的时候,家里的老宅不小心着火了,烧光了大部分,我们两兄弟出钱重新盖了屋子,但后来生活困难,装修就完不成了。”伟锋的父亲解释道。

杨伟锋的房间

写字桌上摆放着杨伟锋这些年来的各种奖状。一本刚刚寄到的大学录取通知书格外醒目,这里面装着的就是伟峰即将迈入的大学通行证。

写字桌上摆放着杨伟锋这些年来的各种奖状

父母双双患上矽肺病

家里已经欠下15万外债

以前,伟锋家里虽然条件一般,但至少没有欠下外债。而让这个家庭陷入如此困境的正是夫妻两人的矽肺病。

二十多年前,伟锋的爸爸和妈妈从山里走出来,一起前往温州的一家陶瓷厂打工。“那里工作很忙,一天要工作十个小时,我们主要负责瓷砖压制,车间里都是粉尘,那时候大家也不注意防护,工作时都没有戴口罩。”

杨伟锋父亲的诊断书

到了2007年,伟锋的父亲到江苏打工。“那个时候我和老婆就开始经常咳嗽,有时候会连续咳一天停不下来,继而就感到胸口痛,身子虚,后来体力活也干不了了。”

到医院一查,才发现,原来夫妻两人都得了矽肺。这是尘肺中最常见、进展最快、危害最严重的一种类型。

目前对于矽肺,只能通过治疗来减轻症状、延缓病情进展、提高寿命和患者生活质量。“药费还是比较高的,因为家里没有钱医治,我只能在气喘严重的时候吃点药控制一下,即使这样一天也要40多元……”伟锋的爸爸领着记者来到妻子的房间,床头的制氧机异常醒目:“我老婆的病情还要严重,每天要吸氧……这个病是个无底洞,只要发病就一直要吃药。”

每天治疗矽肺所需吃的药

由于夫妻两人的身体状况,这个家庭已经没有稳定的经济来源,只能靠伟锋父亲偶尔做油漆工补贴家用。“挣来的勉强够吃住,现在家里已经欠下十五万元的外债,什么时候还上还是未知数。”

今年55岁的杨爸爸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苍老,之前他为了挣钱,已经伤了身体,而如今家里没有稳定收入,儿子的学习生活是一大问题。伟锋说,哥哥已经成家有了孩子,在义乌打工收入也不高。“为了侄子上学读书,哥哥在义乌买了房,但是家里困难,首付钱还是借的,另外加上30年贷款,有很大的房贷压力。”哥哥也没有余力来帮他。

成绩优异的阳光男孩想当医生

努力治好父母的疾病

从小到大,杨伟锋就是一个老实听话的孩子。说到儿子的学习,杨爸爸眼里一下有了精神。“他(伟锋)成绩一般都可以的!小学到初中都是年级第一,高中入学的时候排在470名,后来老师经常给我发微信,每次都夸儿子进步快,到高一期末一下子就排在年级前列了。”

杨爸爸一直强调,自己没有文化,在学习上没办法帮儿子,只能在他回家的时候表扬两句,“当然还顺便督促他继续努力,别骄傲过头。”

杨伟锋和亲戚家的孩子自拍

在生活上,阳光帅气的伟锋也是一个懂事独立的人。“爸爸妈妈工作很累,所以小时候我做完作业出去玩,会先把米洗好放到锅里煮饭,他们回来就能一起吃饭了。”

今年高考,杨伟锋考了636的高分。他选择了报考温州医科大学。杨爸爸说,儿子去年开始就一直说要学医,“具体为什么选这个专业,我也不知道,相信儿子自己会选择好。”

在杨伟锋这里,我们得到了答案:选择学医不仅是对医生这个职业的崇拜,更期盼着通过自己的努力治好父母身上的疾病。

目前,杨伟锋已经被温州医科大学儿科学专业录取。不过当一年8000多元的缴费单摆在面前时,一家人还是陷入焦虑。“除去暑假打工挣到的一点,这个缺口还有点大。”

从杨伟锋家采访完时,外面刚刚下完一场阵雨,山间绽放出一道绚丽的彩虹。

我想,风雨过后,就是彩虹,对于伟锋来说彩虹就快出现了,不是吗?


    相关新闻
    我要讨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推荐新闻
    执点排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侵权投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