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职业规划师:我见过太多尖子生,人到中年郁郁不得志

更新时间:2019-09-19 16:57:29    来源:法制民声/综合

    职业规划师是一个因“迷茫”而存在的职业。在从小到大的教育中,很多人从未思考过学业之外的事情,毕业之后,一个成年人突然被告知,你要自己选择职业。

2002年,国内第一家职业生涯规划公司在上海成立。最开始,他们只服务于市场化最前沿的一线城市,如今,该公司的分支机构已达10余家,布局下沉到二三线小城。这些年来,相关机构不断出现,杂志上“教你升职”的专栏长盛不衰,互联网上,那些“职场之道”促成了多篇爆款文章——对职场的焦虑成为现代生活的痛点之一。

一些人找到于娜。她从业7年,之前在一家大型生涯规划互联网公司工作,两年前出来在北京开独立工作室。几年间,她见过太多迷茫的人:学生,美女销售,官员,工程师,际遇各不相同,但总有一双相似的充满困惑的眼睛,不明白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更让她觉得讽刺的是,那些在高考填报志愿时看似聪明的选择,到了求职的关卡上,就是一个个地雷。每个人都在为之前的经历买单,有些人童年不幸,有些人被欲望不断吞噬,有些人从未真正长大——当你成为职业规划师,你还得懂心理学,帮助顾客追溯过往,找到他心理的症结。

于娜说,某种程度上,前来寻求职业规划的人,最直接的困惑都是,如何找到真实的自我。

以下是她的口述:

人越来越没安全感

几年前,我还在北京一家职业规划公司的时候,见过一个来咨询的官员。具体什么职位我就不说了,他一直活得很痛苦,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对官位的追求上。不论做什么事,或者我们问他什么问题,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会让我升官吗?对我的仕途有作用吗?

坦白说,可能换个咨询师就会不耐烦,按照流程走一走。可当时我们那个督导就对他很好奇,跟着他去探索内心里最真实的想法:为什么一定要做官?

建立起信任之后,再去聊,你就发现这个人其实一直活得很孤独。他小时候家里特别特别穷,在很多地方,包括在学校,受过很多不公平的对待。在很早的时候,他潜意识里就告诉自己,一定要当官,掌握话语权。

所以填报大学志愿的时候,他所有的专业都填报了有利于报考公务员的。以他的能力和条件,以及家里的资源,想在这个领域突出太难了,非常努力才做到了现在那个位置,已经不算低了。但他一点都不快乐,生活里所有的选项都会被拿来比较,这会不会让我风光、有尊严?他的人生被这件事情限制了。

聊到最后,他说,自己最开始的动力只是想改变不平等,但在慢慢追求很多东西的过程中,忘掉了,已经被欲望演化为另一种新的东西,成了一种枷锁。人到中年,他忽然意识到自己的人生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就走偏了,当官只是手段,而不是目的。

最后,他回了一线,去做扶贫了。

坦白讲,你和上司之间的相处,以及职场里的人际交往多少都带有原生家庭或过往经历的影子。人做很多事情都是有模式的,这种模式被过往塑造。他的应对机制就是他的选择,这些选择推他走到一条路上。

现在像AI大数据这样科技化的东西出来,让人越来越没安全感,人无法对自己的职业选择那么笃定了,因为你可能会被科技取代。

像我父母那一辈,做医生,做老师,一般一辈子只在一个行业转悠,所以不需要职业规划师。但你看像你们这一代年轻人,可能2到3年就跳槽,甚至一年跳槽两三次,对吧?而且现在的职业环境变化得很快,在当下遇到的职业发展问题是比我们这一代更多的。

人生是自己的

我们这个职业是典型的跟人打交道的行业,不断观察人,看到很多人性复杂的一面。之前有个30多岁没有结婚,长得很有古典韵味的女性,在一家大型互联网公司做销售。一见面她就很坦白地说,所有的男性领导对她都很“关照”,她也享受这种便利。

她找我咨询要不要从现在的销售岗跳到另一家完全不同岗位的大机构。

她在公司酒会上认识了另一个大机构的一把手,第二天那个总裁要调她去当徒弟,做总裁助理,给的薪水是之前公司的三倍。我当时给她分析,觉得不太适合她,销售岗是她更适合的环境。但她还是去了。

去到第二个公司之后,她老板甚至主动说,你应该学会利用自己的优势去和客户打交道。这种“暗示”那么明显的话题,换作是我早就辞职不干了,但她没有。我就问她为什么,你知道她怎么回答吗?还挺触动我。

她说自己毕业的学校没那么好,但阴差阳错,因为相貌,际遇比自己的同学好很多,她已经在自己的圈子里塑造了一个“职场白骨精”的形象,不能接受自己比别人差。而且,在别人眼里,自己的形象已经没那么良好了,再保持初心别人也不会相信。另外,她买了两套房子,也有还贷的现实压力。

还有一个特别想做编剧的程序员。其实我说真的,他完全没有那个天分和能力,不是吃这碗饭的料。他只是看到了影视圈光辉灿烂的一面,不知道那背后的拜高踩低,残酷划分。他就是一个普通的北漂,在技术岗上做的四平八稳,忽然想起来小时候的这个梦想。

我先问他真的做好准备了吗?可能需要挨过很长一段沉寂的时间,他就有点犹豫。之后我又帮他算了一笔账。他说自己未来十年愿景是存款一百万,要结婚,要生小孩,尽量留在北京,如果留不下来,就回老家干一番自己的事业。然后我说,好,基于这样子来讲,你结婚生孩子再加上生活费还要有百万存款,那你需要在十年里挣够200万以上才行,平均一年挣20多万。职业有高峰和低谷,你收入还可能有波动,那么你该怎么在十年里实现在影视圈内的阶层上升?

从头到尾,我都没有劝他放弃,只是补充了一些细节,他自己就会发现,自己的人生是很紧迫的,经不起这样的冒险。

这么说可能有点残忍,但大部分人的职业和人生都是受限制的。

有些是受政策的限制。我之前接过一个从比较偏远的地方考到北师大的学生案例,她是少数民族,当时高考填报志愿的时候有项政策,就是包你大学四年的学费,条件是毕业后你必须回家乡当老师,否则就得赔付违约金。当时那个姑娘签了,大学念完之后才发现,自己要回当地服务5年或者8年,就傻眼了。

她来了北京之后,视野一下子就打开了。这个时候再让你回去,你就能看到后半辈子是什么样子。

这个小姑娘的家庭条件不怎么好,普通工薪阶层,但好在父母很支持,最后赔了8万,才拿到了自己的档案。

还有很多是被“太听话”耽误了,你都替她可惜。之前有个30来岁的姑娘,化学的博士都读完了才来咨询,说想转行,但不知道该做什么。她的大学志愿是家里给报的,她自己本科的时候就不喜欢化学,想研究生换专业考,结果发现太难了,就沿着读了研究生。研究生毕业发现对口工作不喜欢,一咬牙一闭眼就读了博士。

其实转行已经来不及了,她只能做科研或者在这个行业的中下游做职能类工作。你会很为她惋惜,怎么这么一个看起来很美好,成绩也很优秀的姑娘就被人生推到了这里?

还有家里做公务员,在环境工程方面有人脉,希望孩子能延续自己老路的。这小孩上到大三就很迷茫,对家里(安排)的事情没有那么确定,也没想清楚如果不按父母的规划走,自己还能怎么走好人生路。对他来说,在看得见的未来和完全不确定的路径之间做选择,实在太痛苦。

我当时给他的建议就是多去实习,去验证一下自己到底对什么感兴趣。人生是自己的,你需要跑出不同的赛道。

2019年8月,江苏淮安,大型综合招聘会在市体育馆举行,虽然受台风“利奇马”影响,但仍有众多求职者冒雨前来咨询应聘。

你以为高考胜出就一劳永逸了吗

最诡异的是,当你做职业规划的时候,会发现我们这个行业上游,那些做高考规划的老师们,给孩子埋下了一个个深坑。

你看大部分是家长做决定,自己在啥行业有资源就给孩子报上,到头来孩子不喜欢,就会很痛苦;那些为了报一个211去到边远城市的,会浪费很多资源;为了上一个好学校而填一个不喜欢的专业,那会浪费你4年青春,到了找工作的时候,或者工作之后,你会发现当时的选择有多错误。

你以为高考胜出就一劳永逸了吗?我见过太多所谓的尖子生,考上清华北大那批,人到中年郁郁不得志。因为他们就业的时候是被当下时代最优质的那拨企业笼络住,但这几十年中国的发展太快了,你会发现他们往往都是在保本线上,永远错过真正的时代机遇,没有突破自己的发展线。

2000年到2005年左右,国企最吃香,所以清华北大,985那批人很多都进了老牌国企,他们愿意去那些工资福利比较好的地方。普通院校的反而有很多去外企的,那不是铁饭碗,刚开始看起来不怎么样。结果你看,后来国企衰落,外企一下子火了,这就是时代的风口。那些当年比你成绩差的学生,身价千万,拿期权,你还在拿国企死工资。

尖子生永远选择最安全发展最成熟的行业,但那也往往意味着行业的饱和,也许再接下来就要往下走了。

高考规划的原则到了职业这儿都是坑。但其实大家的选择逻辑都是一样的,都是基于资源最大化,你会发现在人生的不同阶段,对资源和结果的定义是不一样的,很难说谁对谁错。

但不管是高考规划还是职业规划,有一点是一样的,那就是阶层的差距很明显。可能大部分应届生都是处在,我拿一份简历,去学校的招聘会,在有限的offer里做做选择,但人家在起跑线上就赢了。

我之前碰到过一个小姑娘,她大学学中文,小姨夫是那个学院的院长,她发现大一到大三学的课程自己大部分都在高中时候阅读过了,就和小姨夫商量,不用在大学课堂上签到,去外面做实习。她试过人力资源,销售,产品,各种岗位,最后毕业的时候发现自己最喜欢的还是人力资源,并且聚焦在了游戏行业,正好那两年游戏行业最蓬勃,现在已经做到了总监级别。

还有一个姑娘想学播音主持,她家里有亲戚在中央电视台工作,高中暑假的时候就邀请她去参观,她就跟着那些主持人后面观察,看最真实的电视台工作到底是啥样的,没想到自己还喜欢,就水到渠成。

人生就是这么残酷,包括我自己的职业也是,存在很多资源、背景上的壁垒。我现在做职业规划只能给中层或往下的职员做,高管的世界我不懂。我是个小地方出来的学生,虽然已经很努力了,但还是有瓶颈。

互联网公司裁员后,一个90后男生在出租屋里看莎士比亚,同时准备公务员考试。

规划师的天空

我爷爷奶奶是转业到新疆的,我小时候在新疆长大,中学的时候我爸妈才把我接到安徽。我小时候跟不上,学习不好。你想想就知道了,在学生时代,如果你学习不好,就意味着被忽视,被老师排斥。

所以我一直渴望被尊重,超越同龄人,这对我很重要。大学我在一个非常普通的学校读,但因为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我做了我们迎新晚会的主持人,当时我还报了一个诗朗诵节目,负责的老师觉得我还不错,之后学校里大大小小的活动全让我主持。我当时还在学校广播台主持了一个栏目,花了很多心思。

我以前不知道读书的意义,我是从大学开始,突然变得积极了,可能是因为被人认可吧。

毕业之后我回了新疆,在一个产品培训公司工作。就是一队人去各个地方推销那种触屏黑板,再教人家怎么安装。那会儿我在新疆能拿6000多块钱,相对当地水平已经很不错了,也被领导重视。但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想未来的发展,就想怎么更有核心竞争力。我当时在那个地方讲课,但公司未来一定会线上化,不卖下去的教学设备可以在线上直接教你怎么用,那么多老师不是等着被解雇吗?

来北京做职业规划销售那年,我26岁,放弃了很多东西。现在我都很难想象自己是怎么撑下来的。好在后来升职加薪,也开始自己做规划师,遇到了现在的老公,在门头沟我俩合资买了房子,算是在北京安定下来。

一路走下来,有时候比较心酸。我和家人的关系没有那么密切,我妈妈在我小时候骗着我生了二胎,后来又有一个,我是老大。小时候他们撕我作业本,我妈就会说,你怎么自己不把作业本放好?那种难受,我到现在都没法释怀,哪怕我已经30多岁了。这些年我对自己一直挺狠的,很独立,跟我的原生家庭有很大的关系。

你没法说自己这种变化到底是好是坏。我有一个同学,毕业之后回了新疆厂子里,福利待遇很好,但很孤独,因为那种厂子你半年可能也就出去个几回,很隔绝。我看着她就觉得很悲哀,怎么一辈子就这样了呢?

但也有人无法理解我。因为这个职业,我经常在朋友圈发一些关于原生家庭的,思考明天的那些东西。后来有天,我突然发现,中学时候的一个朋友把我拉黑了,可能她觉得我疑似搞传销的吧。


    相关新闻
    我要讨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推荐新闻
    执点排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侵权投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