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成功学大师和他的终极弟子:拜师费上百万,有人借高利贷

更新时间:2019-11-29 16:09:42    来源:网络

文章摘要:近日,《消费日报》的一篇报道,将成功学大师陈安之推到了风口浪尖。报道里,一位女士,卖掉家里所有牛羊,凑够108万,拜师陈安之,成为终极弟子。但在接下来的学习里,除了灌鸡汤,喊口号,无任何增益。这让成功学大师陈安之再次浮出水面,78位弟子开始维权。他们曾经渴望金钱,恐惧掉队,在陈安之伸出成功学的橄榄枝时,都想逮住机会往上攀爬,却没人往下看一眼,摔下去的万丈深渊。

文|王彦入 编辑|王珊

范冰冰和李晨高调公开恋情那年一起参加了芭莎明星慈善夜。那晚,黄晓明认捐12辆救护车,还是夫妇的李小璐贾乃亮带着女儿甜馨走了红毯,邓紫棋的皮裤上了新闻,粉丝们整夜都在研究,鹿晗和吴亦凡到底有没有同框。

镜头之外,慈善夜还来了一群特殊的客人。他们身着裁剪合体的深色西服,佩戴精致领结,穿梭于会场,抓拍明星,也凑上前合影。他们不是明星,不是富豪,他们共同的身份是——成功学大师陈安之的终极弟子。

参会信息先发布在弟子群里,一人五万,获取出席资格。紧接着,助理一一电话确认。

终极弟子林超接到了电话。两年前,他花一百万拜入陈安之门下,期待这位“世界华人成功学第一人”履行承诺,带他成为行业第一。当时,他正处于事业的低谷期。

陈安之高瘦,一副标准的精英长相,擅长演讲。流传于网络的介绍称,他出生于福建,做过餐厅服务生,卖过净水器,25岁成立陈安之研究训练机构,27岁已是“亿万富翁”,出了畅销书,上过电视节目。

他从不吝于展示自己与金钱、名流的亲密关系。他穿几十万一套的定制西服,开定制版劳斯莱斯;他声称,在美国比弗利山庄的一家奢侈品店,他的照片与奥巴马摆在一起。他展示自己的各类合影,与老布什、王健林、黄晓明……名单还可以拉很长。

林超冲他的名气来,企图搭上关系的顺风车。

然而,一年时间,在陈安之直接、间接的推销下,他已花费千万。除了鸡汤,没有收获任何实质效益。

这次轮到慈善晚会的座位。他拒绝了。后来从其他弟子的朋友圈看到,所谓参会,不过是“五万块(买)一个座位,你去会场跟演员们合影,换几张照片回来。”

五年后,慈善夜上的流量明星早已迭代,陈安之的弟子们仍然前赴后继。去年,来自遵义的牛芳芳,为了凑够108万,成为陈安之终极弟子,卖掉了家里的300多头羊、50多头牛,关掉了养殖场。培训几次后,她发现,内容无非是不断重复鸡汤、洗脑、喊口号。

她开始维权。建群一个多月,已有78名弟子入群声援。他们曾渴望金钱,恐惧掉队,在陈安之伸出成功学的橄榄枝时,都想逮住机会往上攀爬。但他们仅为冰山一角。据林超观察,当年,与他一起上课的弟子,不低于四五百人。部分弟子至今心存感激,一位女弟子在微信里写道:“感谢陈安之老师……治好了我的抑郁症,使我现在快乐幸福地活着,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2015年,陈安之在芭莎慈善夜上与范冰冰合影。

羡慕眼光

影像在大屏幕上滚动播放。乔丹率先出场,陈安之坐在对面,俩人用英文交流篮球。紧接着是王健林,还有老布什。

陈安之一边展示合影,一边介绍,他与老布什的弟弟“关系非常不错”。再之后,是中国影星,黄晓明、范冰冰、赵薇,都被宣称是他的座上宾。

这里是北京五环外的一处温泉酒店,偌大的会场,挤满了人。陈安之在一众助理的护送下,缓缓上台。此刻,他正细数与政要名流的交往。令人目眩的故事透过他手中的话筒,传递到会场的每一个角落。

台下的观众显然被感染了,他们站起来,使劲儿鼓掌。林超坐在台下,也被带入疯狂。

陈安之继续讲演,语调激昂,“成功是可以复制的”“你之所以没成功,是因为你学习不够。”随即话锋一转,给出承诺,“你想要成功,就要找到行业第一名,我能帮你找到。”话音未落,掌声雷动。

气氛被推至最高点。陈安之乘胜追击,他握住话筒,语调升了一阶,“如果想成为我的弟子,赶紧上台,我今天只收两三个(终极弟子)。”

讲台两侧,陈安之助理摆好两张长桌,四五位女性助教,手持POS机,围在长桌前,等待听众上台。会场热闹起来,后排的人往前挤,不少人举着银行卡,涌到台前,喊着“要刷”“要刷”,他们个个都红光满面,脸上写着兴奋。

林超心动了。

妻子坐在身旁,试图劝阻,“我觉得不是很靠谱”。

林超听不进去。他翻出银行卡,准备往台上冲。“因为公司的压力都在我身上,他们没有压力啊。”

那是他闯北京的第三十个年头。1980年代初,16岁的林超,初中未毕业,随村里的外出打工潮,来到北京。他待过建筑工地,也在饭馆里干过杂活儿,亲戚介绍进入食品加工行业,一干二十年。

2008年,林超迎来企业的高光时刻,奥运村所有食品餐点的面包,均由他提供。企业从最初的七八人,发展到员工数百。知名度渐渐打开,订单如雪片般飘来。

同时危机四伏。

那几年,外资企业入场,国营工厂开始蓄力,企业订单越来越大,生产规模却跟不上,林超越来越吃力。他需要资金扩容。

他找到南四环租给他厂房的大队,寻求合作。对方提出,跟投八千万,但林超本人也需拿出等量资本。林超哪有这么多钱,企业发展至今,靠的是品牌和渠道,他拿出第三方的品牌评估报告,价值1.2亿,对方不认。他又带他们跑了北京诸多商场,展示网点渠道,可对方只信真金白银。

这件事对林超的冲击很大,“当时的年销售额已经达七八千万,如果有一个亿外来资金,我觉得我的企业很快就能做到上市规模。”他最终没能上市。而当年竞争对手里比较小的一家工厂,如今稳居主板。

这也成了林超的一大遗憾。

限制不止于资金。北京货车限行,林超的企业拿不到通行证,没法送货,他只能做一些“不光彩”的动作,托关系,花钱买。后来他又赶上了厂房拆迁。资金进不来,新址一时半会儿确定不了。恰巧,一家公司提出收购他的品牌与渠道,他不得已,割让出去。

林超时常恐惧。在老乡眼里,他已是茶余饭后的话题,是那批北漂里的佼佼者,他不能掉队,不进则退,他必须成功。他四处找寻学习机会,试图突破、转型。

此刻,会场里,当陈安之说,“在中国做企业,没有关系,是行不通的”,进而展示他庞大的关系网时,林超看到了希望。他不顾妻子劝阻,几乎是小跑上台,努力挤到POS机前,刷掉了十万定金,担心自己动作稍慢,错过成功的机会 。后来又补交九十万,花费共一百万,成为了陈安之的终极弟子。

5年后,贵州遵义的牛芳芳能够理解这种冲动。会场的灯光、音乐,周围人的蠢蠢欲动,都刺激她“心甘情愿地交钱”。她卖掉300多头羊、50多头牛,关掉养殖场,凑齐108万成为终极弟子。她不想再回偏远农村养牛羊,期待自己能在“最短的时间成功”。

入门弟子秦雪也信。去西安上推广课前,她就在电视里看过陈安之。

那是央视的一档财经对话节目,马云是当期主角。陈安之以嘉宾身份出席,头衔为“成功学专家”。节目里,陈安之告诫马云,“自信不等于自大”,并送给马云一句话,“谦虚是持续成功的保证”。

秦雪还看过陈安之的励志文章,“写得很有感召力,热血沸腾的。”

再经过推广课洗礼,她对陈安之深信不疑。她从西安赶回四川老家,以房抵押,借下三十多万高利贷,花31万拜为陈安之入门弟子。“你知道我当时交钱的时候,心里有多幸运,多高兴吗?”

她47岁了,再过几年,将从当地的交通执法部门退休。她对金钱没有执念,但渴望活得“有价值”。她并不明确“价值”意味着什么,但清楚自己讨厌的生活:成天围着老公、孩子、灶台转;三五成群跳广场舞。她努力挣脱“中年大妈”的标签——佩戴五颜六色的丝巾,四处凹造型,留影。她想象自己能与法国女人一样,优雅老去。

在她的规划里,学习改变是第一步。陈安之是那条她以为的通往“价值”的捷径。

2013年,电影《第一桶金》在上海举行启动仪式,图为黄晓明和陈安之。

等级

陈安之所谓的成功是被明码标价的。课上,交一百万的终极弟子坐一排,交22.8万的入门弟子紧随其后,再之后,是年卡课学员,仅需两万。学员只能听大课,入门弟子则每晚单增一节内训课。陈安之还曾为一位女士,单独开设了“接班弟子”,收费416万。“他可能看她企业做得比较大,手里现金比较多,就给她巧立名目,弄了一个接班弟子。”林超回忆。

陈芬云是最底层的年卡学员,她羡慕林超这样的终极弟子,但拿不出100万。

2013年,陈芬云背着丈夫,花两万,买下陈安之的年卡课。此前,她在太原商业区,经营一家两层楼高的饭店。买课后,每月,她都从山西偷飞去上海。课上,陈安之照旧炫耀他无所不在的人脉。他说,他辅导过王力宏、黄晓明,随即翻出手机,话筒对准微信,播放两位明星对他的感谢语音。陈芬云也不知真假,但她觉得,“黄晓明声音挺像的”。陈安之顺势提高语调,“明星都需要教练,何况你们呢?”陈芬云在台下频频点头。

几次之后,陈芬云陷入纠结,“花了两万多,坐在最后,想说(成为弟子),离他近一些,请教问题会不会更方便。”

她跟丈夫商量,丈夫几乎用哀求的语气劝阻,“你千万别啊,毕竟二十多万啊。”

在她犹豫不定的时候,陈安之助理告诉她,再等一个月,入门弟子涨价三万,加上内训课开课在即,陈芬云害怕自己错过,脑门一热,报了名。

家里没钱,她也不敢告诉丈夫,偷偷向高利贷借了二十万,利息三分。她只有一个念头,成为弟子,待在陈安之跟前,学到实用技巧,将生意做得再大一点。

升级为入门弟子后,陈芬云的座位从后排挪到了中间。她与陈安之仍然隔着终极弟子的距离。

某天,大课接近尾声,陈安之站在台上,介绍晚上行程。他说,他将带终极弟子去“王健林私人会所”,与王健林家属及明星见面。他用一贯颇具诱惑地语气问,“现在有没有升级(终极弟子)的?”

陈芬云坐在台下,心里痒痒,确实又拿不出钱。

第二次上课,大屏幕播放了上回拜访的照片。照片里,几位终极弟子与陈安之、王健林妻子、黄晓明、赵薇并肩合影。一位终极弟子特意发了朋友圈,感谢“安之老师带给我的福分,各位一定要多多参加安之老师的课”。

“那时候特别难受”,陈芬云回忆,“就觉得,如果我有一百万,我肯定要加入(终极弟子)。”那天下课,陈芬云给周围放贷的朋友打了一圈电话。他们也无贷可放。那段时间,煤矿不景气,他们压在煤矿上的钱,收不回利息,腾不出多余现金贷给陈芬云。

她很失落,望着坐在前排的终极弟子,有些羡慕。

她不知道的是,陈安之所谓的“王健林私人会所”,实际是由王健林妻子投资的俱乐部。终极弟子林超去过,还问服务员要了名片,“我问下次有活动是不是也能来,他说,可以。”俱乐部对外开放。

跟随陈安之,林超还去过所谓的“劳斯莱斯会所、贝聿铭家、羽西家”以及陈安之的一栋三层别墅,号称是“宋庆龄故居”。

每回,陈安之会安排一辆大巴,将终极弟子送到会所。下车后,大家散开,各自拍照,哪里气派拍哪里。晚餐时,陈安之再召集大家坐一块儿,继续那套话语,“这是上海什么什么地方,带你们来,你们也能成为这样的人。”

林超记得,陈安之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贫穷限制了你的想象力”。有一回,上课,讲到他购置的千平豪宅,他突然向弟子发问,“你现在住多大面积?”

“二百平米”,弟子说。

“你还没有我们家狗住的面积大呢。”

台下,弟子鼓掌,喝彩,有人蹦出一句,“陈安之,牛逼”。

陈安之参加央视电视节目,图片来源网络

卖货

很快陈芬云就失望了。

第一节内训课,两小时,陈安之给弟子们放了一部黑白电影,讲李嘉诚如何白手起家。影片结束,他上前说了两句话,“你们特别幸运,一般人看不到这个片子,一般人也拿不到这个片子”,说完,课程结束。

有时候,陈安之上完大课,会介绍其他人上台,推销另外的课程:风水课、人脉学、微信营销,“一环扣一环”,陈芬云回忆,每个类别的课,先推销大课,讲一些基础内容,再以“手把手教学”“一对一”为噱头,吸引学员升级为小课,层层相扣,“不升级你就觉得前面的钱白扔了,也学不到东西。”

她先是花4999元购买了人脉课,又补交5000元升级为一对一课程。后又花2880元购买了微信营销课,随后也追加至8800元。最让陈芬云难忘的是风水课。

大师站在台前,讲完改运,建议每位弟子交一百块到后台“体检”。那里有一台测试仪,手指放进去,不到一分钟,便能出一张人体能量检测书。之后,工作人员“像抓中药一样”,在桌前的不同格子里挑选出不同颜色的水晶,依价卖给陈芬云。那天,她购买了一串黄色的手链,改财运,一串粉色的项链,改夫妻运,以及两串“改这改那”的橘色、绿色水晶。花费上万。

“就像看医生,让你吃药你得吃吧,你让做手术你得做吧。”她担心哪一步没跟上,改运失效。况且,别的弟子都买了。她还花三千块改了名。大师算出四五个,她挑中“陈思妤”,后来,去超市、蛋糕店办会员,包括微信,都改用了新名。

牛芳芳也买过一串紫色水晶,6700元,台上的大师告诉她,水晶能“带给你正能量”。她还花3800元购买过NAC心理学课,号称“能解决所有问题”。秦雪则在陈安之鼓动下,投资了十万股票。林超也不例外。

有一回,正上课,陈安之开始推销一款名为888的饮料,讲到兴奋处,他停下来,朝台下一指,“你的企业,肯定需要大量饮料啊”,被点名的弟子扛不住,立马举手上台,刷了五万块。“像他这种,我们大家要向他学习”,终极弟子“唰”地站起来,排队上台购买。

一排十五人,十四个人都上了台,唯独林超,不为所动。弟子们齐刷刷往右盯着他,陈安之的目光也停留在他脸上,“我实在是面子挂不住了,上去刷了个八千块。”

类似煽动下,林超还买过一百万股票,几十台空气净化器,投资六十万加盟陈安之弟子的记忆培训学校。干了两三个月,弟子失联,学校倒闭。

下坠

或许出于一个商人的本能,林超很快意识到不对劲。翻来覆去的鸡汤,对企业管理毫无作用。他也反感陈安之卖货。那会儿,林超刚卖掉品牌,手里有几个“糟钱”,出门一高兴,刷一百三十万,就买辆保时捷。砸在陈安之课上的钱,他不在乎。

但他不想被忽悠。

有一次,陈安之带弟子去深圳一家会所。就餐时,一位弟子提出,想加陈安之的微信。陈安之不置可否,带助理上了别屋,不一会儿,助理单独出来,向大家宣布,“每个人交一千块钱,陈安之加你们”。

林超气坏了。平日里,他们是陈安之麾下弟子,助理口中的“家人”,而加一个“家人”微信,竟然还要单独收费。他不在乎钱,“但我觉得,你在不择手段想把学员身上的这点血榨干啊。”

自那之后,他没再去听过课。他不再提起这件事,更不愿周围朋友知道,“多低级的错误,你都犯”,面子上挂不住。他宁愿息事宁人,花钱买了个教训。

陈芬云则一直说服自己。

上完一节人脉课,老师失联,她跑去问助理,助理回答“老师在国外,等他回国,一一通知”,再后来,助理删了她。微信营销课听完一节后,老师陈志华因涉嫌传销被捕。

公开资料显示,2013年至2014年3月,自称陈安之首席弟子、亚洲催眠大师的陈志华,以推销微信营销课程为名,打着“月入百万、微信营销、商业模式”的口号,陆续在上海、杭州、北京、南京等地授课,并要求学员缴纳不同数额代理费成为他不同级别的代理商。已有329人作为陈志华代理商参与了陈志华领导的传销组织,收取资金461.5364万元。陈志华因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罚人民币十万元,退赔被害人损失。

陈安之的名字也屡被提及。近几年,北京、广州两地,至少三名学员起诉陈安之的成功学课程,并要求退还费用。

陈芬云也觉察到异样,“在会场听了,挺激情的,回来之后,冷静下来,发现这些内容,一点用没有。”但她不敢停,陈安之告诉他们,“可能你今天学到一句话,你这辈子就成功了。”她不断说服自己,再等等,“可能下一次就有适合我的课。”

两三次课后,丈夫知道借贷的事,病倒了。饭店也撑不住。到后期,“连买机票的钱都没有了,才不去(听课)的。”饭店一年房租几十万,她拿不出,关了。

高利贷也“爆了”,放贷人频繁催款。二十万,三分利息,一个月还六千。一年下来,利滚利,几乎快到三十万。无奈之下,陈芬云卖了老家房子,一百二十平,四十多万。那是她前半生白手起家,一平米一平米攒出来的。

那是2014年,她的人生,急转直下。

她们一家人开始租房。从月租三千,压到两千,越换越便宜。四口人靠丈夫每月四千的工资养活。

到了2017年,陈芬云一家已经交不上房租。不得已,她又用上了小额网贷,拼出十七万五,加盟化妆品微商。不到一年,微商老板也因涉嫌传销被捕,涉案43亿。

陈芬云垮了。网贷续不上,她又开新的账户,来回倒腾,已经负债百万。

熬不下去时,她找过陈安之助理,乞求退款。对方态度强硬,退款可以,需结清已上课程,每节课十万,陈芬云还需倒贴。她顾不得面子,在微信里威胁,“你们不给我回复,我就去你们窝点跳楼”。

牛芳芳与秦雪,也想过结束生命。她们一起赴上海维权,不断给陈安之助理发微信,最终都石沉大海。她们成立的退款维权群,一个多月,已有78名弟子入群声援。只要有空,她们就会在群里转发“陈安之是骗子”的相关链接,鼓励大家不要放弃维权。而去年,入门弟子秦雪刚去上海听课,一位男士站在会场外,高喊“陈安之退钱,陈安之是骗子”时,秦雪还替陈安之打抱不平,她心想,一定是这位男士不用心,没学好,却将责任推卸给老师。

前不久,秦雪哥哥帮她解决了高利贷外债,她终于松了口气。牛芳芳跟朋友借了十万块,与家人一起,重开了畜牧场,养兔子。

陈芬云没那么幸运。前两年,女儿身体查出问题,她来到北京,在郊区租房,陪孩子复查。也尝试找过工作,但四处碰壁。她还是经常找助理,想拿回学费。助理很少回复,发给她的链接,依然是《陈安之的指导让陈浩从房产销售到公司老总》。

她想起之前上课时,一位四十左右的女性,瘦瘦的,短发,冲进会场,跪在陈安之脚边,一边哭,一边给他磕头。四五个助理冲上前,把她拖走,陈芬云记得,她当时还问,“干啥呢?”助理安抚,“没事没事,不用管,她神经有点问题。”现在想来,她猜测,这也是一位被逼到绝境想退款的学员。但当时,她坐得远,听不清她在台上的哭诉。她沉浸在陈安之勾勒的蓝图里,“把我的店,开到全国各地。”


    相关新闻
    我要讨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推荐新闻
    执点排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侵权投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