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报

南宁业主给物业送锦旗:服务脏乱散,收钱一身胆

更新时间:2020-09-24 11:46:06    来源:成都商报

↑多位包工头承包的荒山植树造林工程 图据受访者

望着满山的绿植,马天才、乔占玺等人有些心塞。

去年4月,他们经人介绍认识了自称在青海省海东市乐都区法院上班的赵明成。对方称,他以青海绿阳生态农业开发公司(下称“绿阳公司”)的名义承包了乐都区共和乡、达拉乡的荒山,需要大量人手进行绿化。马天才、乔占玺等人与绿阳公司签订协议,接下了部分工程。

一年多过去,荒山变青山,但马天才、乔占玺等人却迟迟没有拿到工程款。“绿化面积约1.5万亩,绿阳公司欠着我们七八个包工头苗木费、施工费约800万元。”乔占玺说,“现在要钱要不到,农民工还催着我们要工钱。”

另一方面,所有包工头承包的植树造林工程因不符合“先建后补”政策,未被当地林业部门认可,也不能得到补助。

红星新闻记者多次拨打赵明成及绿阳公司负责人电话,但均无人接听。乐都区法院今年8月出具的一份答复函显示,赵明成系该院工勤人员,2018年4月起任精准扶贫驻村工作队队员,其否认与乔占玺等人签订过任何协议。

乐都区劳动监察大队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已接到相关投诉,经调查,与乔占玺等人订协议者系赵明成的弟弟赵明先,赵明先系绿阳公司委托代理人。绿阳公司拖欠马天才等人薪资拒不支付涉嫌犯罪,目前已向公安机关移送案件;乔占玺、吉日格力等班组与绿阳公司之间属于工程纠纷,建议通过法律诉讼途径解决。

多位包工头承包荒山植树造林

投资八百万元收不回账

马天才告诉红星新闻记者,2019年4月,他经人介绍认识了自称在乐都区人民法院上班的赵明成。赵明成称,他以“青海绿阳生态农业开发有限公司”的名义承包了乐都区多处荒山,需要大量的人手进行绿化。

2019年4至6月,马天才召集本村100多名农民工,在乐都区共和乡克什加村、达拉乡马趟村进行挖坑、栽树等,应为农民工支付19万余元的工资。

2019年8月,马天才与绿阳公司签订苗木种植劳务承包合同。合同显示,甲方(绿阳公司)将在共和乡克什加村、达拉乡马趟村秋季植树,甲方提供苗木给乙方,乙方根据甲方提供土地面积,按照每亩167棵种植树木。“甲方以260元/亩的价格承包给乙方,付款方式为:乙方所承包种植面积总量的60%的民工劳务工资,秋季种植结束,一个月内付60%,余额部分由林业部门验收合格后,于次年元月底之前一次性结清……秋季植树结束前民工工资及乙方所需费用由乙方自行垫付”。

马天才与绿阳公司签订的劳务承包合同

马天才称,当时他带着数百村民,前后多次在承包的近4000亩规定地盘种植树苗,但至今一分钱都没拿到。反而在此期间,赵明成及其兄弟从他手里借去了6.5万元现金。

到目前,赵明成两兄弟及绿阳公司累计欠马天才劳务费146万余元。“本以为自己找到了好项目,能为治理荒山出一份力,能够挣一点辛苦钱,但现在什么都没拿到,自己还垫付了那么多钱。荒山绿了,但我们什么都没得到。”马天才说。

除马天才外,乔占玺、孔占元、吉日格力等人也通过赵明成与绿阳公司签订了绿化荒山的协议,他们都是自己掏腰包垫付钱找农民工在乐都区共和乡克什加村、达拉乡马趟村荒山进行绿化工程,至今也没有拿到一分钱。

乔占玺提供的一份“造林绿化转让协议”显示,2019年5月,乔占玺从绿阳公司处受让达拉乡袁家台村部分荒山1500亩进行绿化种植,“绿化种植标准青林造(2018)615号文件相关要求为准,结算方式以林业部门结算为准,由甲方(绿阳公司)按照林业部分的结算比例为准支付给乙方。”

乔占玺与绿阳公司签署的“造林绿化转让协议”

“去年赵明成找到我,说有个好项目一起做,还让我缴纳转让金30万元,为了能挣点钱,我一次性给了他钱,现在不要说我的钱拿回来,农民工的工资都无法付清。”乔占玺说。

乔占玺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们七八位包工头累计为绿阳公司绿化荒山近15000亩,赵明成、赵明先和绿阳公司至今拖欠他们苗木费和施工费共计逾800万元人民币。

天眼查显示,绿阳公司成立于2014年,注册资本5千万,法定代表人代表为马林。马天才、乔占玺等人称,他们根本就没有见过马林,所有事情都是和赵明成联系,有时跟赵明成弟弟赵明先联系,代签协议等。

因讨要不到工钱,乔占玺等人将事情反映到了乐都区信访局,随后,乐都区信访局将情况反馈给了乐都区人民法院。

2020年8月20日,乐都区人民法院答复称,赵明成系法院工勤人员,2018年4月任乐都区中坝乡柏杨沟村精准扶贫驻村工作队员。答复称,“赵明成既不持有绿阳公司股份,也未在该公司兼任任何职务。赵明成表示他并未与你们签订过上述协议,并表示你们提供的承诺书、结算单、付款保证书等材料的部分签名不是本人所签,其他签名系强迫所签。”

乐都区人民法院对赵明成拖欠苗木款和施工费事项的答复

法院还称,赵明成签名真伪、效力如何以及乔占玺等人要求赵明诚偿还拖欠苗木款和施工费的问题,建议通过诉讼途径解决。“如赵确有违法违纪问题行为应当承担纪律责任,本院将依照相关条例对其给予纪律处分。”

“这些欠条、承诺书等都是赵明成所写,现在自己都不承认了,那我们只好找鉴定机构进行鉴定,看他到时候怎么解释。”乔占玺等人表示。

林草局称营造林不符合政策无法补助

劳动监察部门建议走法律途径解决

9月18日至21日,红星新闻记者多次致电赵明成及绿阳公司,但电话始终无人接听。乐都区法院办公室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因为乔占玺等人讨要欠款一事,赵明成已于前段时间从法院辞职。

乐都区人社局劳动监察大队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今年年初,劳动监察大队接到乔占玺、吉日格力、祁焕文、马天才等班组反映,赵明成承包给他们的先建后补荒山、绿化造林工程欠薪的问题。

赵明成等人此前向乔占玺、马天才等人出具的结清欠款承诺书,均加盖有绿阳公司印章

“经过初查,这个项目是他们按照省林业厅一份先建后补的政策性文件,按照乔占玺的说法,他从赵明成手上受让三千多亩土地,并支付了租赁费和管理费等一部分款项给赵明成,但在后期履约上可能出了一点问题,包括先建后补政策的落实,以及进度款的支付、协议中地款的返还啊,等于说是有争议和纠纷吧。吉日格力和祁焕文班组与乔占玺的遭遇差不多。”该工作人员称。

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2018年5月,青海省政府印发《关于创新造林机制激发国土绿化新动能办法的通知》。通知中提到,推行“先建后补”造林。行政村、合作社、企业、国有林场和个人等社会主体,可申请先行投资林业生态建设项目进行营造林。营造林面积1亩以上并达到标准的,纳入补助范围,营造林前需编制作业设计,按照批复的作业设计实施。

青海省政府相关政策

2018年8月,青海省林业厅和财政厅联合下发文件《青海省营造林先建后补实施细则》。细则提到,“先建后补”是指先由各类社会主体在取得土地所有权或经营权的土地上,提出营造林申请,并按照批复的实施方案(作业设计)先行筹资营造林,经县级以上林业行政主管部门验收达到合格标准后,按现行补助标准给予申请人补助的营造林建设方式。

2020年8月13日,海东市广播电视台以“植树造林反被骗 我的工钱谁来付”为题对该事件进行了报道。乐都区林草局工作人员李积环接受采访时称,刚开始种植的时候,他们并不知情,到树快种植完后,赵明成才来到林草局告知此事。

多位包工头组织农民工在荒山植树造林的情况

“树种植好后,赵明成找我们来说能不能放到工程里面,让我们去看一下,然后我们调查队和另外一个同事上去看去了,在这个规模化林场界线之外的,还没办法纳入到这个规模化林场里。”李积环说,还有一个更主要的原因是,“上述荒山绿化,部分被种植到祁连山封山育林项目区内,给他(赵明成)说清楚了,假如这个项目下来也纳不进去。”

在海东市广播电视台的报道中,对于承包人提到的上述政府文件,李积环指出,有文件并不代表树可以随意种,“要通过当地林业部门设计实施,然后根据设计一亩地投资多少,我们要有登记,还要在这个地方核实。这样做下来先建后补条件成熟后,同意造林之后才能纳入。”李积环说,当时赵明成都没有做。

乐都区劳动监察大队工作人员向红星新闻表示,今年6月,劳动监察部门对马天才班组反映的绿阳公司拖欠薪资问题立案登记,“之所以能立案,确因为马天才班组没有领到进度款,发生了拖欠的行为。而按乔占玺、吉日格力、祁焕文等班组长分别跟绿阳公司签订的合同,他们是以承包人的身份出现的,作为租赁款、经济纠纷款,均不属于劳动保障监察的范围,建议通过法律诉讼途径解决。”

上述工作人员称,6月底,劳动监察部门向马天才、赵明先、赵明成分别发放了《劳动保障监察限期支付指令书》,要求赵明先、赵明成于2020年7月14号18时之前完成全部结算,并全额支付马天才班组所有民工工资。

乐都区公安局要求人社局补充相关证据

“规定时间到了之后,赵明先、赵明成既没有支付,也没有说明不能支付的理由。按照相关法律规定,我们以涉嫌触犯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将此案移送给了海东市乐都区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因缺乏证据,公安将此案退回,目前处于补充证据期间。”

“我们给赵明成、赵明先兄弟俩打电话,电话不接,人也找不到,我们的血汗钱谁来支付?” 乔占玺、马天才等人说。


    相关新闻
    我要讨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推荐新闻
    执点排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侵权投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