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

身背十亿债务的天津老板 户籍被注销后“人间蒸发”了

更新时间:2021-04-27 10:57:52    来源:北青深一度

被注销的身份信息

2016年12月25日,身背数亿债务的天津老板“尹聪”,因与海南省名为“尹健”的户口高度疑似重复,天津静海区西城派出所将其户籍身份注销。

记者调查发现,尹聪身份注销前,其本人及多家关联公司在银行和民间存在十余亿债务。尹聪身份“消失”后,债主们因无法完全证明“尹聪就是尹健”而追债无门,甚至无法通过起诉维权。

如今,他仍以原来身份担任着17家企业的法定代表人、总经理等职务,甚至在重户注销后,他还在继续使用“尹聪”身份开具借条。

身背巨债,债主户籍却被注销了

吴平怎么也想不到,欠下自己上千万元的企业老总,户口“消失”了。

吴平是一名天津商人,2010年,在参加一场活动时,与天津南希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希集团)董事长的尹聪结识。此后的两三年间,两人逐渐熟悉,开始一些商业合作。

2015年开始,尹聪频繁找吴平借款,出于信任,吴平和妻子张娜先后借出近五千万元。每笔借款,尹聪都承诺1年内还款。

可接下来的现实是,尹聪并没有按时还钱,经多次催还无果,吴平夫妻从2016年开始,按照借款时间不同,分几次将尹聪诉至法院,分次索要五千万欠款。

第一次是2016年7月,法院判定尹聪和其担保公司偿还吴平夫妻3000万借款,至今,大部分借款已经通过执行得以偿还,仅小部分在执行中遇到障碍。

此后,吴平夫妻又于2017年和2019年再次起诉尹聪,要求他偿还五千万中的剩余借款,两次起诉,本息共约2300万元,虽然法院进行了调解、判决,要求尹聪还款,但至今没有执行。

2021年春节,另外一位借款人罗明找到吴平夫妻时,他们才知道尹聪的户口早已被注销。

罗明也是天津的商人,曾借款给尹聪。2018年11月,罗明向天津和平区法院起诉尹聪偿还借款,并申请财产保全,请求法院冻结尹聪银行存款或查封、扣押其他等值财产,得到法院支持。立案过程中,天津和平区法院查询尹聪的身份证号,发现不存在户籍信息,罗明的代理律师去派出所调取材料时发现,尹聪户籍已被注销。

派出所出示的情况说明显示,1954年出生的尹聪与海南省户籍、1958年出生、曾用名尹聪的尹健高度疑似重复户口,因一直无法联系到尹聪,2016年12月25日,派出所申请删除注销了尹聪在天津的户籍。两个户口之间具体如何高度相似,说明里并未提及。

2019年11月,罗明律师将派出所的说明提供给法院,但法院认为尹聪的身份证户籍信息不存在,罗明又不能确认尹聪就是尹健,于是驳回罗明的诉讼请求,无法立案,也无法冻结尹聪名下资产。

2021年春节,因为追债无门,罗明才找到同为债主的吴平来商量对策。

警方的情况说明里,没有交代两个户口如何高度相似

户籍注销后,仍以原身份被判刑

罗明找到吴平时,吴平夫妻的2300万借款仍没有追回。

得知尹聪的户籍被注销的消息,吴平才回想起尹聪曾错将名为尹健的身份证拿给自己,他认为尹聪肯定是尹健。他委托律师带着尹聪户籍被注销的材料,找到天津河西区法院法官,希望能把尹健列为被执行人,调查他的财产线索。

但法官回复称,生效判决的被执行人不是尹健,不能调查尹健;公安机关的材料只说明两人高度疑似,如果公安局证明尹聪等同于尹健,就可以将尹健增加为被执行人,调查尹聪和尹健之间的往来,以及有没有向尹健转移财产。

此后,吴平妻子张娜尝试向天津河北区法院申请将尹聪列为失信人。张娜告诉深一度,法官调查发现,尹聪的户籍信息确已被静海区西城派出所注销,身份证号码已经不存在,法院在电脑上查不到,上不了失信人名单,“等于没有这个人了”。

吴平疑惑,“两个身份证高度疑似重复户口,不应该把真的注销,派出所也没有详细表述具体如何高度疑似。”

吴平回忆,2019年他起诉尹聪时,尹聪还以天津户籍身份出庭应诉,“尹聪的户籍早已在2016年注销,又怎么能在开庭时通过身份核查?”

更令吴平不解的是,尹聪户籍注销后,还以该身份参加刑事诉讼的庭审,并以尹聪的身份被判刑两年。

深一度查询裁判文书发现,2016年11月16日,尹聪户籍被注销前一月,因涉嫌信用证诈骗罪,被天津市公安局抓获并指定居所监视居住。2017年5月12日因涉嫌犯挪用资金罪被批捕,羁押于天津市静海区看守所。2019年1月31日,尹聪犯挪用资金罪被判刑二年。

2020年,身份被注销四年后,仍在以尹聪身份信息签写借条

亿元债务无法执行,新借条却出现了

深一度记者调查发现,尹聪出狱后在天津仍以原身份正常活动,一些债主并不知道其户籍被注销的消息。记者获取的一份借条显示,2020年6月,尹聪仍在以被注销的天津户籍身份向出借人出具借条,借款共计1600万元。

天眼查显示,尹聪仍在南希集团、天津市华鑫达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鑫达公司)等17家企业担任法定代表人、总经理等职务,并已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据不完全统计,尹聪相关公司与多家银行存在超10亿债务,均因无财产可供执行而终结执行。

其中,2016年9月30日、2016年12月21日,尹聪作为法定代表人的华鑫达公司,先后向天津银行第二中心支行借款3.5亿和2.16亿元。裁判文书显示,2020年6月、2021年1月,判决偿还本息后,两案先后终结执行,华鑫达公司仍有5.8亿本息未偿还。

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天津分行与华鑫达公司等三公司借款合同纠纷一案,2016年7月7日向法院申请执行约2.8亿元及利息、费用。2016年12月15日,该案终结执行。2020年9月15日,因无可供执行财产,该案再次终结执行。

深一度检索裁判文书网发现,除吴平夫妻的借贷纠纷案外,另有多起案件,尹聪本人被列为被执行人。

裁判文书显示,天津市供销社烟花爆竹有限公司与尹聪及其控制的南希集团等三家公司的一起借款合同纠纷案件,该公司于2016年6月30日向法院申请执行近1.1亿元及相关利息、费用。该案中,尹聪被列为被执行人,因未发现可供执行的财产线索,该案于2016年12月7日终结执行。

2017年8月14日,天津农村商业银行一支行向法院申请执行3700万的本息,尹聪及其控制的三家公司均被列为被执行人,因未发现有可供执行的财产,该案终结执行。

记者根据裁判文书网信息统计,尹聪户籍被注销后,至少超1亿的执行款面临着被执行人尹聪已“不存在”的问题。然而,吴平等债主,因为无法证明高度疑似户口“尹健”和“尹聪”是同一个人,他们仍无法要求法院去查询尹健的财产。

吴平感觉,尹聪就在“眼前”,但债务却陷入了僵局。


    相关新闻
    我要讨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推荐新闻
    执点排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侵权投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