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社工6年帮扶20个困难家庭,基层工作的价值需要被看见

更新时间:2021-07-02 16:22:05    来源:法制民声/综合

       近日,江苏社区工作者金花上了热搜。金花在南京北安门社区工作,6年时间里帮扶20个困境家庭。她曾接待了在她面前痛哭流涕的老夫妇,为他们解决困难。走访其他困难家庭,在儿童节给孩子送去书籍……金花说,自己从一开始的社区工作者身份慢慢转变成了大家的亲人、朋友。

对于金花的事迹,报道里着墨不多。但采访的只言片语中,已能感受到她待人处事的用心和真诚。新闻底下,有很多网友为金花的故事点赞,也有人说,这其实是社区工作者的日常,只不过他们平时太过于默默无闻,很少有机会进入到大众的视野中。

的确,作为城市最基层的工作人员,社区工作者的岗位不是很起眼,一来是他们的工作深入居民生活的细枝末节,琐碎平凡,几乎每天都能碰面,以至于人们感受不到他们的特别。二来居民习惯于把他们当成政府公务员,觉得其为人民服务是天经地义的事。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社区工作者既非公务员,也非事业编,而是街镇的社区服务站,通过一定的选拔性考试聘请的合同工。

虽然没有正式的编制和体制内的身份,但社区工作者的工作制度和工作内容,和公务员大体类似。处于城市最基层一级组织与城市居民之间,他们承担了大量对接政府、传达民意的工作,既要帮国家贯彻政策,协助政府进行各项行政工作,业务范围涵盖社区维稳、文明创建、小区整治、人口普查等;又要为居民提供各项服务,解决小区中的各种问题。

比如为贫困户申请救助,定期探访空巢老人,协助行动不便者看病,帮助购买他们所需的药品。疫情期间,他们需要为居民统一团购蔬菜和肉制品,爬楼梯将菜品送到居民工作。他们还要充当居民关系的润滑剂,哪两家有冲突,从中协调解决,维护小区的和谐。有社区工作者曾吐露,面对小区里几百户人家的问题,每天的心都是悬着的。忙碌、压力大、加班多,是这一群体共同的写照。

图为长春社区工作者疫情期间核实登记人员信息。图片:人民网

可以说,社区工作者的工作,直接影响社区居民生活质量和满意度。随着老龄化社会的到来,社区工作者的重要性只增不减。近些年来,国家大力扶持社会工作队伍的建设,提高社区工作者的专业化水平。在一些做得好的地区,社区工作者的角色会向专业的社会工作者看齐,不仅仅满足于日常杂事的处理,还要做专业的个案分析,对有需要的老年人进行动态的跟踪管理。

例如对于高龄的空巢老人,除了定期的入户探访、陪伴外,还要评估老年人的身心状况,对接各方的资源,为他搭建一个有效的支持系统,其中既包括肢体康复、常规检查、饮食控制、情绪疏导等服务,也有各种活动的策划,鼓励老年人走出封闭单一的环境,与社区其他人群接触,安抚他们孤单焦躁的心情。

也就是说,未来对社区工作者的要求,只会更加的严格和精细,居民对他们的依赖也会越来越深。然而,社区工作者的重要性和奉献,与当前所受的待遇和地位并不相称。偏低的薪酬待遇是这一群体普遍的痛点。2018年,海南地区有社区工作者反映,社区主任扣除五险一金后,每月到手只有2000多元,而海南省的平均工资为5214元,是社区工作者工资的两倍多。其他地方的情况也差不多。很多社区工作者称,这份工作不能讲待遇,只能讲奉献。能够坚持下来的人,大都是对公共服务充满热情,同时对待遇要求不高的人。

偏低的待遇,挫伤了很多社区工作者的积极性,导致了人才的持续流失。有限的晋升渠道也将一部分人挡在门外。虽说社区工作可以算作一个比较稳定的铁饭碗,但因为不是政府机构,没有办法晋升到街道办事处而成为政府公务员。晋升只局限于工作站内部,无论工作表现多好,社区工作者事业的最高点,不过就是担任社区党组织书记或居委会主任的职务。因此它很难成为年轻人久留之地,很多前来的大学生只是将之视为一个临时的过渡站,一个跳板,这些都严重限制了社区工作的职业化、专业化发展。

金花上热搜后,很多社区工作者都希望能够进一步提高薪酬待遇,希望公众能够看到他们的付出和不容易。金花以一己之力,帮扶20个困难家庭,可见一个社区工作者的能量可以有多大,其身上散发的光和热,可以辐射多么广的范围。这种奉献精神和对公共服务的热忱,弥足珍贵,需要全社会的呵护——不仅是精神上的肯定,更要有物质方面的实际支持和晋升方面的激励措施。这样才能提高社区工作者的职业认同感和归属感,吸引更多真正有意愿的有志之士投身其中。


    相关新闻
    我要讨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推荐新闻
    执点排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侵权投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