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

湖北代表房企再因合同纠纷致多地项目停工?企业回复

更新时间:2021-07-06 09:19:43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作为从湖北走出来的一家代表房企,奥山控股最近并不好过。

      2018年,奥山控股大手笔进军成都、重庆等地,开启“冰雪+住宅”双轮驱动全国化战略,然而时至今日,当初号称要在全国打造的5个冰雪体育文化综合体项目仍停留在口号中,其在重庆、武汉等地的项目,也出现了停工或延迟交房的状况。

      “作为一家武汉企业,疫情确实对我们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此前停工是因为与总包之间的合同纠纷。”奥山控股川渝区域总经理邬剑锋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各地项目已重新恢复施工,今年奥山预计有接近110万平方米房屋要交付,现阶段所有工作都在围绕着竣工备案交付进行。

合同纠纷致多地项目停工

奥山府·九重锦是奥山控股进入成都的首个代表作品。其官方微信公众号显示,项目拥有近千亩大城规划,总建筑面积近100万平方米,包含奥山体育MALL、冰雪中心、奥山天地风情商业街、精品商墅、星级体育主题酒店、体育产业中心、幸福住区及相关配套,号称将打造成为辐射西南地区的冰雪运动综合体,形成独具特色的主城区冰雪大城。

然而,近日该项目却陷入停工状态,原定于今年5月8日竣工、6月30日的交房时间也一再被延迟,从6月延迟到9月后,如今交房日期又再次被延至年底。

7月1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实地走访了位于成都东三环边的项目奥山府·九重锦,部分楼栋有施工声音传来。

项目现场 每经记者 陈利 摄

售楼部外的保安岗亭紧锁,里面已布满灰尘。售楼部内,当记者询问项目现状时,一位工作人员表示:“住宅部分已售罄,正在销售的是车位。”对于项目停工传闻时,其表示:“工地施工声音这么大,怎么可能停工了,你们也可以去看看。”

老董2018年底跟随内江老乡来到奥山府工地施工,两年多时间里见证了奥山府从一片荒地到如今6栋高楼的建起。今年5月他也曾离开项目到其他工地上班,“开发商没钱给施工方,当时整个工地都停了,我也是前几天才被喊回来继续做。”

老董告诉记者,如果按照现在的施工进度,应该年底能交房,现在整个工地有100名左右工人在施工,而停工前每天有5、600名工人施工。“主体工程基本都完成了,现在就是内装。”

“开发商现在还欠施工方大冶铜建的钱,我们也跟着遭殃,给工人的钱一部分都是我们自己垫着的,还有一部分工人停工后去了其他工地,现在这个情况我也不敢喊他们回来。”施工现场一位杨姓分包商告诉记者。

据该杨姓分包商透露,自今年5月项目停工后,项目所在地成华区住建局多次组织开发商和施工单位进行协调,最终才实现复工,“现在是每周四每栋楼由两名业主代表来查看项目进度。”

事实上,今年5月项目停工后,愤怒的业主已将奥山控股投诉至了相关部门。在人民网领导留言板块、问政四川平台上,关于奥山府停工问题层出不穷。

最新的一条回复来自6月15日,成华区区委表示:“经调查,开发企业与总包方因施工合同纠纷,导致项目当前处于停工状态。目前,成华区住建交局会同区级相关单位正在积极协调处理开发企业与总包方的纠纷问题,要求双方切实履行合同义务,尽快推动该项目复工、交付。”

然而,奥山控股停工的项目并不止成都奥山府一个。

在奥山的大本营武汉,武汉东西湖奥山府进度缓慢,交房严重违约;在恩施,奥山铂悦府也延期交房,被业主称为“龟速开发商”;在去年黑天鹅事件之前,奥山控股进入重庆市场的首作奥山府,已处于施工停滞状态近半年,据称同样是因为开发商与施工方之间的合同问题。

“前期由于疫情影响,我们与总包方大冶铜建关于合同等问题出现了分歧,导致成都、武汉东西湖区域以及黄石的3个项目工期有一定顺延。”奥山控股方面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目前公司和总包方已协调完毕,新的施工计划已出台,正全力抢抓工期。公司正持续改善经营能力,提升经营业绩。

冰雪项目尚处建设初期

奥山集团官网显示,公司创立于1997年,业务涵盖冰雪、商业、地产、教育、旅游、酒店、金融、影视等八个产业板块,通过深耕中部、长三角、成渝等城市群,“让生活充满阳光”是其对外输出的品牌理念。

2013年,奥山控股在武汉开设首家真冰场,进入冰雪产业,冰场占地面积约3000平方米。2017年,看准冬奥会以及国家发展冰雪运动的契机,奥山控股宣布提升冰雪产业在公司的战略地位,实施“冰雪+住宅”双轮驱动的发展战略,打造冰雪小镇、冰雪综合体、冰雪MALL三大冰雪主题产品线。

次年,奥山控股开启其全国化扩张,宣称将在全国“布局5个冰雪体育文化综合体”,成都奥山府项目在拿地时就打着“冰雪运动小镇”的旗号,然而时至今日,奥山的“冰雪梦”,实际落地的也仅有其在武汉开的一个滑冰场。

“现在是还没有一个让人眼前一亮的冰雪项目产品呈现出来,但确实是正在施工建设中。”邬剑锋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举例道,成都项目就是分批次供地、建设的,“预计今年下半年拿下冰雪部分供地后就动工。”

邬剑锋续称,围绕“冰雪+住宅”战略也不过三四年,“只能说我们还处于在建设过程中,只有真正做完了,展现在消费者面前了,才能说基本上实现了。”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尽管奥山也曾号称要进入全国前30强,但近年来其发展略显乏力,除扩张初期在成渝等地拿地外,已许久未曾新增项目。

“公司也在寻找合适的机会下沉到成渝区域其他城市,另外,今年上半年公司确实也在进行内部结构调整,主营业务地产将慢慢下沉,其余板块如物业、教育、旅游等要加大投入。”

短期内不再主动上市

与奥山控股全国化扩张同步开启的还有其上市之路。

2018年11月,奥山控股首次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但半年之后的2019年5月21日,港交所披露该招股申请已“失效”。其后不到两天,5月23日,奥山控股再次递交招股书。

事实上,在二度交表期间,奥山控股将总部迁至上海,落地在房企聚集的上海虹桥,开启了一系列和银行、金融机构、房地产协会以及其他中小房企的合作,并且积极扩储,新增了多个区域公司。同时,公司战略正式优化为“1+3+X”战略,即立足湖北,沿长江流域扩张,重点布局长江中游城市群、成渝城市群、长三角城市群,辐射全国。

奥山控股赴港上市的决心可见一斑。但又一个半年过后,奥山控股依旧未能成功闯关,这一次其并未重新递交招股书。

两度递表失败,或与其过高的负债率分不开。

根据招股书披露的财务信息,2016年~2018年,奥山控股分别实现收入为人民币13.12亿元、15.52亿元、18.91亿元,分别实现净利润4600万元、19450万元、23990万元。

与之相伴的是过高的负债。招股书显示,2016年至2018年,奥山控股净资本负债比率分别为316.5%、568.9%和283.1%,位于行业高位。

从克而瑞公布的数据看,奥山控股2018年~2020年全口径销售额分别为168.7亿元、217.2亿元、185.6亿元,行业排名从2018年的119名下降到2020年的130名,而今年上半年未进入TOP200行列。

“两次IPO未成功有一定外界客观因素影响,短期内我们应该不会主动再申请上市。”邬剑锋表示,目前公司整体是安全的,资产是大于负债的,“疫情对我们武汉的企业影响非常大,虽然目前可能现金流压力有点大,但尚属于可控范围。”

值得一提的是,奥山在上市失败后,今年集团联席总裁周凤学,副总裁兼中部区域集团总裁、冰雪商业开发总经理徐承等关键人物相继出走。

“正常的人事流动。”邬剑锋表示。


    相关新闻
    我要讨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推荐新闻
    执点排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侵权投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