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七旬老人13万元存款“消失”,农行因管理疏忽为骗子买单|局外人

更新时间:2021-07-20 16:20:04    来源:界面新闻

      2018年7月17日,滕某某在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麻阳苗族自治县支行(下称“农行麻阳支行”)存款13万元,2018年11月取款时,却发现账户余额为零。七旬老人将农行麻阳支行告上法庭。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裁判文书网近日公布了这样一则案件判决。

2021年5月10日,法院依法判处滕某某与农行麻阳支行存款合同纠纷一案。具体案情如下:

姜某是农行麻阳支行正式员工,长期在该营业网点从事储蓄业务。

滕某某为姜某岳父母的邻居,1949年生人。2018年7月,姜某到滕某某家中,以完成揽储任务为由请求滕某某到自己工作的银行存款,并许以高利息。2018年7月16日,滕某某将其建行内款项取出10万元。

2018年7月17日,滕某某在五一路支行内,将10万元款项交给正在值班的姜某。姜某为滕某某开立借记卡一张并将该卡交给滕某某。

2018年7月19日,姜某给滕某某支付了3000元利息。2018年7月25日滕某某再次到该营业网点,将3万元交给姜某进行存款;前后共计存入13万元。

2018年11月,姜某因诈骗案被麻阳县公安局立案侦查。滕某某为确认存款安全前往姜某工作网点取款。

农行麻阳支行告知滕某某,因存款被姜某用于炒股和还债,其账户上并无存款,故拒绝滕某某的支付请求。

农行麻阳支行称,滕某某仅申请开立借记卡一张,根据《中国农业银行湖南省分行账户信息查询》其账户余额一直为零;其次,金融机构与储户之间的储蓄存款合同为书面要式合同,而滕某某借记卡记载未有任何存款交易行为及存款要素,故滕某某主张的储蓄合同关系不存在。

农行麻阳支行还认为,滕某某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贪取姜某谎称的8%的高息及红包诱惑,未按正常金融存取款交易规则将资金交付于姜某,属于私人借贷纠纷,滕某某应对其自身存在的重大过错承担全部过错责任。

综上,农行麻阳支行认为滕某某起诉的储蓄存款合同纠纷不成立。而滕某某诉求则为农行麻阳支行支付存款13万元及相应利息。

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原、被告之间是否构成储蓄存款合同关系,这决定案件是否继续受理以及农行麻阳支行是否需要赔偿滕某某存款及利息。

法院判决认为,借记卡属于合同凭证,在法律意义上表明存款人与金融机构之间存在储蓄存款合同;且滕某某在工作时间、营业场所将款项交给姜某,因此滕某某及农行麻阳支行间的储蓄存款合同关系成立。

滕某某基于对金融机构的信任,未查询借记卡中的金额,存在一定的疏忽大意行为;但姜某未将存款存取到借记卡中系农行麻阳支行管理上的缺失,银行需承担民事责任,不得转移到由储户承担。

农行麻阳支行应当支付滕某某的13万元存款及相应利息,因双方未约定存款的方式,故利息参照存款期间被告挂牌活期利率计算。

但滕某某受高息的诱惑而收取3000元的行为客观上扰乱了金融秩序,这3000元利息不受法律保护,应从存款本金中扣除。

最终,法院判决农行麻阳支行立即支付滕某某存款本金12.7万元及利息,利息按存款时被告挂牌活期利率计算从存款时起至存款付清之日止;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则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案案件受理费2900元,由农行麻阳支行负担。

据另一刑事判决书表明,受害者滕某某只是其中冰山一角。2013年6月至2018年12月期间,姜某因需偿还因炒股亏损借的高利贷,骗取20名被害人得现金或银行转账共计人民币506.26万元。

其中457.55万元姜某通过手写存折存款暂时掩盖;剩余48万元则是其利用职务之便,采取白纸覆盖存折打印将钱取走。

据界面新闻记者梳理裁判文书网发现,姜某实施的基本上都是熟人诈骗,诈骗对象包含老客户、亲属或邻居。

法院判处姜某合并执行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并责令姜某退赔违法所得,其中退赔农业银行麻阳支行480.69万,退赔向某某10万,李某某8万。

据界面新闻记者梳理文书发现,共12名受害人将农业银行麻阳支行诉至法庭,要求农业银行麻阳支行赔偿自己的经济损失。法院均判处农业银行麻阳支行赔偿存款及相应利息,农业银行麻阳支行不服上诉,均被二审法院驳回。


    相关新闻
    我要讨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推荐新闻
    执点排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侵权投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