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腐

“95后”小伙贪污近7000万:10万一晚套房连住4晚

更新时间:2022-01-20 11:12:01    来源:极目新闻

      2021年6月,一场司法拍卖引爆网络。当时,安徽省滁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拍卖一桩贪污案件的涉案财物,其中有一张“青眼白龙”游戏卡。它是一款网络游戏的纪念品,没有任何实际功能。起拍价80元,没想到开拍才半小时,竞价就被抬到了8700万元。虽然这只是网友抱着凑热闹心态胡乱出价的结果,无人真的买单,导致流拍,但这张游戏卡和它曾经的主人张雨杰,却由此吸引了社会高度关注。

      1月19日晚,反腐专题片《零容忍》第五集《永远在路上》播出,披露安徽省滁州市基层公职人员张雨杰贪污巨额公款案细节。

张雨杰

因玩网游起贪念

张雨杰,生于1995年3月23日,安徽省滁州市人。

2014年6月24日,张雨杰与滁州市劳务合作中心签订聘用及劳动合同,被派遣到滁州市房地产交易监理处(后更名为滁州市不动产登记中心)工作。

张雨杰产生侵吞公款的念头和玩网游有关。

2016年的一天,一名买房人带着几万元现金来办理资金托管,由于按规定只能刷卡付款,张雨杰就先为他办理了手续,将现金存到自己卡里,打算第二天帮他刷卡支付。当晚打游戏时,由于充值买装备,他控制不住把这几万元全花光了。

张雨杰本想慢慢攒钱补上这个缺漏,没想到一直没人发现,于是他便胆大妄为起来,“这个时候就开始觉得,我再弄一点儿,应该也没事儿,后面就是真的跟雪崩一样,根本停不下来。”

在游戏里充值后的体验让张雨杰欲罢不能。他说:“一直以来没觉得自己比别人强过,自己比别人有能力或者厉害过,这个时候一旦出现了这么一个情绪之后,就发现这感觉让人上瘾,那是现实中体验不到的一个虚荣心以及攀比心。”

贪污近7000万挥霍一空

张雨杰贪污的近7000万元到案发时几乎挥霍一空,花在游戏上的还是少数,大多数用在了各种高端消费上。

他先后结交了三位女友,为她们购买各种奢侈品牌的服饰、手表、首饰,到各地旅游、一起体验各种奢华享受。

张雨杰称,“开始消费之后,我发现是控制不住自己这个消费欲望。后面那个金额你都还不上了,这个时候破罐子破摔的心态就又出来了,就觉得反正没被发现,那就先这样吧。”

他在上海租了一套月租3万8的房子,白天在滁州上班,下班后坐高铁到上海,享受上海的奢华生活。

只要没钱花了,张雨杰就向公款伸手,三年中总计贪污公款四百多次。

2019年,他打算结婚,便以女友名义购买了一套二手别墅,没交一分钱房款,利用职务之便虚开了一套资金托管手续,购房款就从资金池里支付了。

相关人员失职渎职

张雨杰所侵吞的上述款项中,绝大部分为买房人缴纳的托管资金。

资金托管机构的职能,是为二手房买卖双方提供一个中间的第三方资金托管平台,保障交易安全;买房人将房款交到资金托管机构,进入资金池,经审核交易手续完备,再从资金池放款到卖房人账户。收款、审核、办理凭证全是张雨杰一个人一条龙操作,给了他可乘之机。

实际上,张玉杰的贪污手段相当简单。办案人员表示,“张雨杰整个贪污手段,就是虚开凭证,这个钱实际上没有打到规定的二手房的池子里面,是打到他的账户上去了。”

按照滁州市2011年出台的相关制度,资金托管窗口必须岗位分设,一人收件、一人审核、一人办理凭证,相互监督,但不动产登记中心却从未按制度执行,从主要领导到科长,甚至没有一个人知道有这项制度。

被挥霍的巨额资金大部分难以追回,给国家造成巨大损失,调查认定,各级共19名党员领导干部、公职人员负有不同程度责任,都被追责问责,其中交易管理科科长、副科长更是已构成玩忽职守罪,被判处有期徒刑。

因疫情暴露

办案人员称,“2020年3月份,疫情最严重的时候,交易全部停止了,本来那个资金池是一边进一边出,疫情来的时候只出不进了,不停地出到最后,银行的账户没有钱了。”

资金池空了,却还有近7000万元待支付的资金缺口,经调查,很快就锁定了张雨杰。

事发3年,还是因为疫情才暴露。就连张雨杰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这个漏洞说白了很好堵,只要你真的想对的话,基本上不用半个小时就对出来了。”

经调查,他在2016年到2019年3年多时间里,采取收款不入账、伪造收款事实等方式,陆续侵吞公款竟达6900多万元,用于打网游和消费挥霍。

2020年11月,张雨杰被判处无期徒刑,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相关新闻
    我要讨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推荐新闻
    执点排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侵权投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