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诉

“村霸治村” 岂能沦为“法外之地”

更新时间:2022-05-14 16:43:49    来源:法制民声/综合

本网海南讯(临枚 聿木 水斗)/202194日,本网以《海南乐东县抱罗村:村霸不除百姓不得安宁》为题披露了乐东县尖峰镇抱罗村委会原支书邢某标在任期间,以黑恶势力操纵选举、霸占土地、私藏枪支、干预司法、暴力伤人等一些极其恶劣的细节,在社会上引发强烈反响。近日,许多读者致电本网反映邢某标亲信麦某儒等65人以土地权属抱罗村第四村民小组为由,强行霸占林雄(已故)、邢诒兴(已故)、黄泽强等3人承包抱罗村第五村民小组2000多亩中的200亩集体土地长达29年。接到情况反映后,近日笔者一行赶赴海南省乐东县尖峰镇实地了解情况。

 

                       微信截图_20220514162702.jpg

              图片说明:乐东县尖峰镇抱罗村委会办公楼

 “村霸”是指对农村一些流氓黑恶势力的通俗叫法,“村霸”通过贿选、恐吓等手段,摇身一变成为村官的案例屡见不鲜。这些存在于基层的村干部,背后却藏匿着惊人的违法犯罪行为:在海南省乐东县尖峰镇抱罗村委会抱罗村,像林雄(已故)配偶、邢诒兴、黄泽强这样的弱势群体,面对着控制基层政权的时任村支书邢某标亲近65人强行霸占自己承包地200多亩土地长达29年,镇政府调解无果,收集《土地承包协议书》《集体土地使用证》及人证等确凿证据,想通过法律途径追回其中80多亩,进入司法诉讼程序却一审、二审都均以败诉而终结。

                         1.jpg

这样的判决让几位老人心寒,这究竟是为何?这样的判决何来公平公正一说?只能眼巴巴看着承包地地被众人强行霸占,讨回无望。值得人们深思的是,一审对政府颁发的土地权证不予采信,二审维持原判。年近80岁高龄的老人邢次妹是已故林雄的配偶,家住乐东县黄流墟,她向笔者讲述了丈夫林雄生前与人承包这片土地以及被原村支书邢某标亲近65人强行霸占200多亩的经过。

1987年,我丈夫林雄(注:已故)及老罗村的邢治兴、黄泽强等人承包了原翁毛乡人民政府(笔者注:现为抱罗村委会)抱罗村第五村民小组荒山坡地约2000亩,承包期30年,按合同约定一次性支付了30年的租金,之后请抱罗村刚退伍不久的邢某标(注:当上村支书)用自家的拖拉机平整机耕,种植甘蔗两年后就改种植桉树,因我们没有那么多资金开发,就将其中较平的大部分转包给南庄公司耕种,其中与抱罗村第四村民小组土地接壤的200亩因部分属于低洼地发包不出去,就保留地上的桉树。1993年,抱罗村第四村民小组几十个村民以土地属于第四小组为由,声势浩荡地强行将全部桉树砍伐,抢种其他短期经济作物,我们几个承包者出面制止,并三番几次试图与他们协商解决,均无果。

                          微信截图_20220514162855.jpg

图片说明:被占土地周边还留些当年种植的桉树

我们眼睁睁看着自己承包并全部交完租金的土地,被邢某标亲信强行霸占,自己却无能为力,心里很不是滋味。蛮横无理的那帮人仗邢某标的势力强占土地,蔑视法律,实在是欺人太甚!2014年,我们趁着他们收了短期作物准备要回土地耕种,他们又出来闹,坚持说该宗地是属第四小组所有。为了弄清土地权属真相,我们邀请海南图语地理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对纠纷土地进行测绘坐标定位,后经乐东县国土环境资源局确认,权属为抱罗村第五小组(如下图)。

                        微信截图_20220514163231.jpg

 

2015年我们满以为经权威部门确认权属后,就可以名正言顺地使用自己承包地土地了,哪知一开始就遭到麦某儒等强占土地者围攻赶打,我们立即拨打110报警,民警来了他们就跑,民警一离开他们又来闹。

 

抱罗村第四村民小组65名村民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强占第五村民小组发包给他人的土地长达29年之久,这不能不让人感到震惊。这事发生在被当地老百姓称为“漏网村霸”的邢某标担任抱罗村委会书记期间,说看不到这帮人侵占他人承包地显然没有人相信,可为什么作为村官就对此事却置若惘闻?这实在不能让人理解。

镇政府根据海南图语地理信息技术有限公司2014412日测绘坐标定位结果,向乐东县国土环境资源局申请核定该宗纠纷土地权属问题,并作出如下答复:根据乐东黎族自治县国土环境资源局《关于对尖峰镇抱罗村土地权属的情况说明》乐土环资函【2015378号文。该宗纠纷土地权属属于抱罗村委会及抱罗村第五村民小组集体所有。土地证号为尖峰集有(2004)第00039号。纠纷土地权属明确后,镇政府主要领导多次找时任抱罗村委会书记邢某标谈话,让他提供第四村民小组强占土地村民的具体名单,邢某标谎称不知情。在镇领导多次施压下,他才如实供出65名强占土地的村民名单,让人吃惊的是邢某标的亲信竟然占80%。

当年已年迈的林雄、邢诒兴、黄泽强,作为三个忠厚老实的普通老百姓,多次找镇政府处理解决,尖峰镇政府下发调查结论报告已经两千五百多个日夜过去,如今林雄、邢诒兴两位老人已经先后离世,但此事仍止步不前,难道“村霸治村”就沦为“法外之地”,就任由亲信胡作非为吗?

笔者就本案走访了海南大学法学院黄教授,他说:最高法日前在召开《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提供司法服务和保障的意见》新闻发布会中,首次提到“将依法保护乡村投资者以及农民专业合作社、专业服务公司等新型农村市场主体”,本案中的土地承包者可以依据《物权法》第四条、第三十二条至三十八条、第一百二十五条、《民法典》第一百七十九条及二百四十四条、《侵权责任法》第十五条的规定,依法提起民事诉讼,请求对方依法返还土地,恢复原状。

“我们正收集证据将通过法律途径要回120亩土地使用权,希望人民法院能够依法作出一个公平、公正的判决,彰显法官为民情怀,维护社会公平正义” 林雄之女林女士说“证据确凿,坚信正义只会迟到,但决不会缺席!”(本网将继续关注事态的进展情况)



 

    相关新闻
    我要讨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推荐新闻
    执点排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侵权投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