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遭受骚扰被强迫卖身 日本前舞妓控诉行业乱象

更新时间:2022-06-29 13:16:24    来源:环球网

       舞妓是日本引以为傲的传统文化。不过,据日本雅虎新闻网27日报道,一名前舞妓近日发表系列推文,彻底戳破这层“画皮”,将京都花街繁华背后的虚伪和黑暗公之于世,引爆网络。

“我想让更多人知道”

      舞妓特指处于学习阶段的艺妓,有着严格的年龄限制,一般为15岁至20岁的年轻女孩。她们住在一种名为“置屋”的养成系事务所中,学习小曲、日本舞蹈、三味线等才艺。达到一定水平并升级为艺妓后,才能获取收入。

        艺妓则是日本特有的女性表演艺术工作者,其工作内容除为客人服侍餐饮外,主要包括在宴席上以舞蹈、演唱、演奏等方式助兴。与性工作者不同,艺妓“卖艺不卖身”,需要经过长年刻苦训练才能出师,是传统文化的象征,在日本具有较高的社会地位。为此,不少年轻女孩从舞妓做起,憧憬有朝一日成为艺妓,不料却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爆料者名为桐贵清羽,出生于1999年,初中毕业后便开始在京都花街以舞妓身份学艺。“(这些事情)可能会被抹去,但这就是舞妓的真实情况。当时16岁的我被迫喝下许多酒,还强制和客户‘混浴’(后来我拼尽全力逃了出来)。现在我想重新思考:这就是所谓的传统文化吗?”桐贵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称,“我想让更多人知道,对于贩卖人口,这个国家是默许的。”

舞妓的“合同期限”为6年,包吃住,但除少量零用钱外,没有薪水,且不允许持有手机,只能通过书信和公共电话与外部取得联系。桐贵说,这是因为花街的人怕她们了解到外面的世界后,会想要逃走。

性骚扰、精神控制

遭受性骚扰和PUA(精神控制)是家常便饭。桐贵控诉称,“我曾被人伸手摸胸部,还曾在单间里被摸其他隐私部位。”每当她感到委屈时,花街的人就会对她进行PUA:“像你这样没有能力的人,就算辞去舞妓工作,也只能沦落到风俗业(色情行业)。你怎么能活下去?一辈子都要卖身。”

饱受诟病的封建陋习“丈夫制度”依然存在。在花街寻欢作乐的人可以和花街的人建立“花街婚姻”(发生关系),但这并不受法律保护。桐贵称,自己险些被逼以5000万日元(约合246万元人民币)的价格卖掉初夜,而这笔钱并不会落入舞妓自己的口袋。

痛苦度过了8个月后,忍无可忍的桐贵散开盘发,披着一件浴衣,赤脚逃离了“这座名叫花街的牢狱”。然而,心灵的创伤难以抹平,她每天都会梦见自己被迫下跪,还出现了口吃现象。

“我的心情过于抑郁,有一次回过神来才发现已经冲到了一辆疾驰的卡车前面。千钧一发之际,同样是舞妓的前辈姐姐救了我。”然而,桐贵表示,就是这位救过她的前辈最终也选择了上吊自杀。她说,每年新来的舞妓要么患上心理疾病,要么自杀未遂,“我不想再沉默下去了,京都太可怕了”。她还说,“我说这些话可能会被杀,但没人发声的话,情况就不会有所改变。”

“政府和警察默许”

日本艺妓和舞妓闻名世界,很多访日的外国游客都会换上舞妓装扮拍照留念,以体验日本的传统文化。此次爆料一出立即引爆网络,截至发稿时,推文已获得超30万次点赞和近12万次转发,且热度仍在持续上升。

日本网民十分愤怒,有人评论称,“京都花街竟是古代青楼?难以想象这是21世纪的日本”,“不要再用‘传统文化’搪塞,舞妓和艺妓的人权应该得到保护”。还有网民表示,自己的公司曾邀请过舞妓表演,他当时询问过关于舞妓未成年饮酒的问题,当地老板告诉他,政府和警察默许这些违法行为。

事件发酵后,许多舞妓从业人员向桐贵诉说烦恼。她鼓励她们说,“并不是说没上过高中,在外面就活不下去。也可以通过努力,先上高中再考大学。”她想表达的意思是,外面的世界,并不是像花街里面的人恐吓的那样,不做舞妓就只能沦落到风俗行业。

桐贵表示,她的个人经历不能代表所有舞妓和艺妓的经历,自己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按照时间顺序阐述花街背后的乱象,暂时不会再更新推特。她说,“我不是想摧毁这个行业,只是想让这个行业更加规范。”

桐贵爆料内容的真实性尚未得到证实。有网民深扒其社交媒体账号发现,她15岁离家去了京都,18岁时的年收入高达2000万日元,然后和一名21岁的男子结婚,有孩子,还曾当过地下偶像。因为这些经历,有人质疑其此番告发是在“撒谎”。不过,也有人在其他账号上看到桐贵做舞妓时期的照片,表示相信其所言属实。


    相关新闻
    我要讨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推荐新闻
    执点排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侵权投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