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初中生殒命 泸州政府辟谣为何效果不好

更新时间:2017-04-05 15:29:56    来源:

    今年4月1日泸州泸县太伏中学发生一名住校生死亡事件,时至今日,尽管@平安泸县已经发布公告,排除他杀因素,并表示正在调查死因,但依然有很多人存疑。在谣言与辟谣的反复竞争中,知名法医秦明也给出专业意见,但这个第三方声音被淹没在喧哗当中,很能说明当前的舆论问题。

法医秦明的“遭遇”说明,此前遇到类似事件,舆论惯常呼吁的第三方权威,在今天即使义务出现,也无法厘定真相,更无法说服质疑者。这一现象表明,       真相与说服的基础条件——政府公信力——确实脆弱,泸县政府陷入了说好说坏都无法取信于人的塔西佗效应。

秦明是安徽公安厅专业法医,以其专业意见评点过诸多公共事件,无论是他恪守专业领域的发言,还是面对喧嚣时的冷静立场,其判断都具备超脱当事人利益的公信力。但在太伏中学事件中,当他看照片时首先认为是尸斑不是伤痕时,麻烦就开始了。

按照网络中的一种叙事,学生赵某死亡是被校园霸凌打死的,但是秦明的初步判断不支持这种流行说法。他同时强调,要勘查起跳点痕迹物证,调查访问相关情况然后结合尸检情况综合判断案件性质。泸县当地的通告为案件定性,但是这中间还缺了好多步骤。

相较于现实,这些步骤当然是理想化的,它们包括但不限于:让媒体多做实地报道,多以机构媒体的公信力发声,让真相以它合适的方式出现,从而自然地驱逐劣质信息。可事实上,这些都没能实现,舆情处置代替了媒体发言。

所以,秦明也呼吁家属接受尸检,并希望政府能列举更多解释。然而,我们看到的却是一些虚假的视频快速传播,辟谣赶不上谣言,秦明也帮助辟谣,可效果很差。政府不出所料地启动维稳程序,更是让信息污染雪上加霜,这让法医秦明陷入了需要不断解释自己的困境。

事实上,不管是秦明,还是其他任何人,都无法澄清这一切。原因很简单,这件事的新闻报道被禁止,社交媒体无法提供信息增量,但对传播不确信息却很高效。而地方政府采取的手段,尽管是习惯性做法,但无论是打击谣言还是抓捕造谣者,都事与愿违。

在整个事件的舆论沸腾中,权威几乎不复存在。这种事发展到了它只能自行消退,无法被人为干预的状态。有许多人相信秦明的法医意见,但就连他也被赶到了观众席上,自嘲是吃瓜群众,“官方不发声,我们这些热心网友都是闲的”,这问题又成了死循环。

类似太伏中学这样的事及其后来的发酵,浅显的认知当然是政府公信力的匮乏,但深一层意义上看,则是我们面对的信息基础设施遭到了持续的破坏,从而引发了这样的恶果。到了最后,随着信息基础设施的损毁,像法医秦明这样说公道话的也没人听了。

这种信息乱局之所以糟糕,在于它瓦解了许多约定俗成的看法,比如“谣言止于智者”之类。在他的法医师领域,乃至于在公共发言当中,秦明当然称得上是智者,可他面对汹涌的舆论,也毫无招架之力。许多人也许乐见乱出一个清明的信息环境,但这恐怕也是妄想。

不要忘记了,混乱的舆论势力今天它会碾压政府公信力,也可能在明天碾压真正无辜的人。所以,法医秦明在太伏中学舆论中遇到的困扰,并不值得嘲笑,他到底还能靠专业修为自保不受信息污染,其他人呢,那些没有专业护体的靠什么维持清醒,难道只能随波逐流?

    相关新闻
    我要讨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推荐新闻
    执点排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侵权投诉 |